药郎子

没有固定圈,喜欢谁就all谁
欢迎勾搭,自带天雷滚滚

不好意思占tag讲了一波废话…

底特律概念硬盘(啊?
(TOSHIBA: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约♂铠♀】今天铠姐吃了几碗?

* 铠先天性转约铠BG  不喜请叉谢谢!

* OOC  OOC  OOC 巨雷! 求别喷太厉害...

* 现代paro,约铠的恋爱进程

* 是个短篇小系列

(小甜饼被我写得像相声...守约活在对话里...)


1. 才一碗

花木兰,巾帼不让须眉,长城守卫军外贸公司总裁,有颜有钱有身材有男友的现充,当之无愧的人生赢家,近日陷入了深深的疑惑之中。该困惑向小里说可以说完全是花木兰吃饱了没事干才整天纠结这个;往大里说却可以被认证为全公司女性都想知道的未解之谜——为什么铠吃不胖?


作为花木兰旗下最优秀的得力女将,这位来自欧洲某国的杰出女性确实以一己之力拉高了全公司高管群体的恩格尔系数*。在铠来之前,公司中公认食量最大的人是苏烈,一名几乎有两个铠那么宽的中年壮汉;与他相比的话,原本一米七五也算高挑的铠都显得无比小鸟依人了。可也就是这么“娇小”的铠,食量却是苏烈的两倍以上。


铠在公司的第一天是被花木兰从机场捡回来的。由于飞机误点等种种原因,花木兰转辗于多个机场口并终于找到铠时,她已经快饿昏过去了。当时正值公司放法定假日的时间段,公司里也就那么几个人在完成工作的收尾了,食堂阿姨们更是不可能在这种时候还煮饭了;机场附近的东西又贵又难吃,难免有虐待初来乍到外国员工的嫌疑。


百般无奈下,花木兰只得拨通了自己下属的电话:“喂,守约吗?对对,能麻烦你在食堂里稍微煮点饭吗?……不是,我这不是去接我们新同事了吗?人小姑娘快饿晕了,机场附近的东西又不是人吃的。……对了,多煮点行吗?我也有点饿了,就当请加班的吃个加餐…..行,麻烦你了啊,回去给你多发点加班费。”挂断了电话,花木兰才发现副驾驶上的铠已经醒了过来,眼睛亮得吓人,说出了她到机场以后第一句超过两个字的话:“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字正腔圆的普通话,甚至还带了点京腔。


花木兰原本因为长时间等待而多少显得有些烦躁,一下被这姑娘逗乐了:“嘿你中文相当不错啊?我刚听你不说话还担心我们得给你整个翻译呢。”


“我在这读了好几年书,我妹妹也还在儿这读大学。”后座传来了铠闷闷的回答,“感觉让之后的同事帮我煮饭总觉得不太好意思,我食量挺大的。”


     “这有啥不好意思的?我跟你讲,面对我们家守约做的饭,没有谁能食量不大。都能吃到平时饭量的两倍。再说了,我也饿了,你就别在这里客气了。”看着欲言又止的铠,花木兰干脆直接打开了车载CD的轻音乐,“坐了那么久飞机,与其在这里纠结会不会添麻烦,还不如睡会儿等着吃饭。你到时候吃不下两碗算我输。”


直到这顿饭正式开始,花木兰才知道在车上的自己是多么的天真——关于吃两碗饭的赌约,她没有输,反而赢得太彻底。铠在食堂里第一次吃饭的故事,至今都是公司中无法磨灭的传说。当时也在加班并亲眼见识到这次战役的前台小姐姐更是多次绘声绘色地告诉其他员工。


“天呐你们是真的不知道铠姐有多厉害!我当时就坐她斜对面,亲眼见证了一个传说!她走进食堂的时候真的是无敌优雅,银发蓝眼灰西装,个子又高身材又好,腰杆笔直盘靓条顺,整个就一欧洲贵族。我当时想到我以后就和她一起工作了,真的幸福地要哭出来了!当时心里就那么一个想法——这种级别的女神,竟然也会到食堂吃饭?”


“当然,我错了,我彻彻底底地错了。铠姐不仅会吃饭,她的食量……和美貌成正比。你懂我意思吧?我就看着她坐在那里,动作优雅,无声无息,汤都没剩地吃完了两碗特大量拉面。就那种苏烈前辈吃两碗都嫌撑的食堂特供特大量拉面。当时百里经理就眉头一皱,发现事情不对,重新走进了厨房开始加菜。可不是吗!人家才开吃十五分钟不到,就已经吃下去两人份多的东西了,可不敢不加点啥,不然我们剩下的加班人员还能吃什么?”


“两人份多就能让铠姐吃饱?年轻。铠姐那时候刚开胃。后面的短短十分钟里,差点要了我的命。我第一次知道原来那种油管大胃王博主是真的可以存在的,还是真的那么瘦!十分钟,我就目不转睛地盯着她行云流水地在两大碗堆尖的白米饭上倒上了咖喱牛肉的汁,跟喝汤一样吃完了!喝汤一样!吃完了!两大碟咖喱牛肉,我们食堂碟子多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懵了那么一会儿,反应过来就只剩下俩空碟子在桌上了。”


“我骗你?呵,虽然当时铠姐饿了好几顿,百里经理又有手艺加成没错。但我中午就带你去看看铠姐吃饭有多强多可爱。你以为吃完拉面和米饭就这么轻易结束了吗,还有甜点。当时食堂还剩下挺多草莓蛋糕,我们之前商量着分好了。结果有两个减肥的不肯吃,三块蛋糕全被递给了铠姐。你问我为什么两个减肥的,铠姐吃三块?笨!还有一块当然是我给的。你真的不知道,看这么好看的女孩子吃饭是多么享受的事!”


“确实是被吓了一跳来着…….虽然看铠姐吃饭是很享受,但是一下子看见一个身材美好的女孩子吃下这么多东西,等到反应过来真的有点惊悚。当时整个食堂鸦雀无声,从办公室拿了合同过来的木兰姐就这么愣在门口看铠姐吃了全程。哪能就这么光看着啊?等反应过来了,我们拿消食片的、叫她别吃了的,总之去干啥的都有。木兰姐当时都吓得差点把她送进医院。后来还是铠姐的亲生妹妹打电话过来证明这个确实是正常食量才让我们冷静下来的。吃下去那么多东西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感觉铠姐肚子一点没突。”


在当天在场员工的不懈宣传下,当天的场景一传十,十传百,铠也成为了公司中流传的传说:男人听了会沉默,女人听了会流泪——社会你铠姐,百吃不胖还有一副当之无愧的“nice body”。在那之后,三餐时间的问候语,都渐渐从“今天食堂做了啥?”改为“今天铠姐吃了多少?”可以说是在公司内部开创了一个新时代。


确实,花木兰偶尔也能在公司隔壁的健身中心里看见轻松推举六十千克或是刚刚击败击剑教练的铠。但是就她这一周两次的运动频率,怎么想也消耗不掉她每天摄入的成吨热量。而且在健身房里穿着短款健身背心和贴身运动长裤的铠,更是展现出了她傲人的漂亮曲线。巨//乳//蜂腰翘//臀,人鱼线马甲线一概俱全,漂亮的柔软银发扎成低马尾垂在背上,整个人都漂亮得像在发光、荷尔蒙不要钱一样地向四周抛洒。第一次在健身中心更衣室相遇的时候,就连久经沙场,饱阅美色的花木兰都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目光——换下健身服装和商务西装的铠穿上了白色长裙,整个人像镀了层月光一样闪着柔和美丽的色彩,径直走到花木兰跟前。


没等受到近距离零瑕疵美颜暴击的花木兰缓过神来,入职一个月、长裙飘飘、浑身飘着仙气、新晋公司女神的铠,第一次向同事主动发出邀请:


“木兰,你吃烧烤吗?”


刚才还被美色冲昏头脑、荷尔蒙冲垮防线的花木兰一下子就像被泼了盆凉水的蒸笼——骤然冷静了下来。娘诶!再好看的皮囊给铠有什么用,这家伙脑子里也只有吃了。心里还在无比愤慨地吐槽,嘴上却是无比诚实:“吃。哪家?”


“守约在家做的,他不让去外面吃。走。”


“行啊!守约做的!......等等你再说一遍守约在哪里做的?!”






*恩格尔系数:食品支出总额占个人消费支出总额的比重



【Chrisdami】药水是红色还是蓝色?

魔物娘AU(虽然已经清图鉴但还是想安利)

OOC(真的很可怕地ooc了)

OOC(第一次在lofter上发文就是这么羞耻的东西。。。)

OOC(重要的事情一定要说三遍啊,天雷预警!!)

      

      达米安,最年轻的人类炼金天才,站在写着巨大字母S的召唤阵前心情有些许复杂。

      他就不该和红头罩打这个关于召唤阵和人体炼成的赌,也不应该听愚蠢的格雷森的建议——小甜饼这些甜蜜但愚蠢的东西怎么可能炼得成一个约定中的蓝眼金发高个妞,然而最关键的是面前的召唤物甚至不是个女性,是一个被几块小甜饼和糖果召唤出来并自称感受到达米安爱意的男性。

      伟大的炼金天才达米安开始深深怀疑自己是不是感受到了来自异世界的恶意,但眼前的生物或者说死物真的让他没有半点动心的感觉。不要说爱意什么的了,说实话,这玩意儿...有点辣眼睛。

      “Tt,你和我想的不太一样,并且从你的骨盆来看你应该是个男性,而我的召唤阵应该是针对女性的?不用挡了,你只是一具骷髅,早就里里外外都被我看光了。”达米安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看向面前不知所措的骨架子。

      尽管空荡荡的眼眶里并没有眼珠,但达米安总觉得他正慌张地望向别处:“我很抱歉让你失望了,但刚才你能召唤的唯一女性是卡拉姑姑,但她说她不想再见到任何韦恩家的崽子,就算是红头罩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也一样。就把我扔了过来。我叫克里斯,请问你的名字是?”

      “叫我达米安。你们一家都是骷髅?”啧,眼前的克里斯和他口中的卡拉姑姑等一群男女老少的骨头一起幸福生活在一起,没事推对方两把就能散成一堆再拼回来,对不起,画面感实在太强我不太想看。而且听他的口气那个卡拉绝对和红头罩有那么点私事或者是有那么一腿,现在他可以笃定为什么陶德要来和自己打这个愚蠢的赌了,绝对有问题。

      

      

 

买了板子以后第一次画画orz

只会用初始笔上色真的有点丑啊,不过超级开心的

只有肤色部位是用ps的,其他是水彩笔上色扫描,颜色偏深了

胳膊和腿脚的比例崩掉了就当没看见好了

传画炒鸡开心


我就那么随手一糊

男人墨绿的眼眸深邃的让人害怕,

自己的脚下却没有挪开步伐,

自己的墨色双眼却与他对视,

自己却向他举起了锋利的剑,

“啊,这就是所谓的勇敢,即使你在颤抖”

“这就是你身上的勇敢,格兰芬多”

“只属于格兰芬多的真正的勇敢么?”